註:本文首刊於《建築師》雜誌,2021年七月,原文標題「城市新興數據用於空間規劃與城市治理的探索」

在過去的十多年間,我從一名建築設計師,轉向都市設計,又再從都市跨足數據分析,服務的對象從一開始的單體建築業主,到房地產開發商,而後轉向零售企業諮詢,最近又回到台灣擔任公部門的數據分析與應用顧問。有人會說這段經歷非常跨領域,但對我而言,其中的脈絡是一致 …


Image source from internet

Co-working, a modern concept of work space leasing business, has been over the top in the past few years. The business model is rather simple: the operator takes long term lease from the landlord — partially or the entire building, renovates the space and subleases to new tenants.

The public…


There’s no doubt that online ordering and delivery services had revolutionized the fundamental logic of F&B industry, even for the most offline experience focused business: coffee shops.

A Shanghai-based specialty coffee shop brand which owns 20+ stores across the city is seeking growth. During the past few years, the brand…


四角和六角網格簡單比較,還有其他非均值的空間統計單元…

六角或四方的辯證

做空間數據統計,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在空間平面上打上網格,用等面積的網格範圍做不同變量的統計。這種方式非常直觀,而隨著早期普遍使用的正方形網格,到近年也越受流行的六角形網格,許多對於網格幾何的討論開始出現。這篇文章基本上把三角、正方、六角網格的優缺點都梳理了一遍(雖然看得出來作者偏向用六角網格,因為他們公司的產品就是用六角的)。節錄重點如下:

六角網格優點:

  • 可遍佈於球面,所以特別適合全球尺度下的網格切分。
  • 任一網格跟他相接的所有網格中心點都是等距的,這有利於做空間的鄰近分析(四方形網格會有「端點相接」和「臨邊相接」兩種麻煩類型)。
  • 近似於正圓,因此在邊緣範圍的點,距離網格中心都是等距的,這能確保單一網格內所有點位於中心的最大距離是近似的(這優點也讓六角網點更適合作為地圖爬蟲的基準點,但爬蟲就不在此展開了…)
  • 有人覺得六角比較酷,但我覺得這真的不太重要…

六角網格缺點:

  • 六角網格在「加密、簡化」上受很大限制,且會面臨不同尺度網格軸向變化、不完全重合的問題,這加大了資料工程和閱讀理解的難度。如附圖。
https://towardsdatascience.com/spatial-modelling-tidbits-honeycomb-or-fishnets-7f0b19273aab

四角網格:

基本上六角網格的優點,都是四角網格的缺點:不能適應曲面、鄰近關係弔詭等。而四角網格最大的優點,大概就兩個:

  • 它非常好理解。人從一受教育,就習慣東西南北、XY構成的平面關係,所以方形網格是最直觀、也最容易套用數學表述的基礎網格(本質上,人類的思考還是很不習慣把地球當作球體)。
  • 完美的「加密簡化」延展性,每次一級網格,都與上一級網格完美重合。

雖然就這倆優點,但這優點無敵強勢,考慮空間統計僅僅是許多應用的一環、必需與其他工具、數據結構銜接,就讓四方網格處於不敗之地。

從幾何來看最大偏差值

有次跟朋友討論到四方或六角的優缺點,我直接想到的是「詮釋偏差」。在空間分析實務上,常遇到的狀況就是某個網格看來表現優異,但其實只是網格內其中某一區域有特別集中的分佈,即「不均」與「偏心」現象;或某一明顯空間群聚,恰好被兩個以上網格切分掉,導致呈現的分數不特別高。使用網格的初衷,就是對真實世界的簡化,所以網格數值與真實世界之間的偏差,應該作為網格使用評判的基準之一。


決定開始用「手札」系列紀錄碎片化的經驗和心得。

面量圖(Choropleth map)是常用的地理空間統計表現法,即以多邊形填色表現資訊,常見於地區人口、地方設施統計等視覺化地圖。

最常見的錯誤,是把計量的絕對值當作上色單位,而非密度,這會導致視覺解讀上的誤判。


直到五月初,台北街頭仍然有排隊買口罩的人龍。

台灣在COVID-19的防疫成效全球有目共睹,其中對於「口罩」的諸多應對作為如統一收購和定價、加大生產線、實名制多渠道領取、民間自發製作口罩地圖等,從一開始的口罩之亂,到後來的出口救援,這一系列作為被證明是有效的。

然而,回想過程中,一些環節不免有兵荒馬亂之感,例如部分地方藥局大排長龍、供給不均的現象等。本研究以台北市為例,透過數據與地理空間分析,從「口罩事件」來思考「民生物資緊急調度」 能否有更好的策略?在疫情趨緩的當下,從中學習,提供我們未來更好應對的參考。

1. 一罩難求到供過於求

我們從中央開放的即時資料,累積了三月初到五月底的台北市口罩數據。從每天的「存量」可以看出,在三月底前每天都是當天賣完,月底開始因為四月9號開始放寬限購(7天3片改為14天9片),出現了延遲購買導致存量逐漸增加的現象。


「創意台北」是IVC在看得見的城市社群發起的系列研究第一篇,從城市的「魅力場所」與「創意活動」分佈,探討台北的「創意氛圍(Creative Milieu)」。

台北西門町一帶鳥瞰 (IVC攝)

有人說,台北的市容,有些雜亂、陳舊,與其他城市相比,並不特別出色。不管你認同與否,大概都同意,在這個有點舊有點亂的表皮底下,住著全台灣最多的創意與創新腦袋。

為什麼談城市的「創意」?

一個城市具備創意,指的是其創造新事物、吸引各類人才聚集的能力,也象徵了其市民對生活品質、文化內涵的追求。而對於台灣長久以來的製造、研發、科技優勢基礎,城市的「創意」更是促成產業升級、品牌化、跨界創新的重要特質。

據文化部統計,全台灣的文創廠商約30%落點於台北市,加上新北市則將近全台的一半,說明了台北在台灣創意產業與創意人才發展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

2016年,台北迎來了一份國際對於城市創意和設計力的肯定 — 世界設計之都 (WDC, World Design Capital)。作為設計產業一份子,除了興奮於設計的價值被重視之外,也好奇官方會如何向世界陳述這份內涵。

當時一系列大小設計展覽、論壇沙龍、媒體刊物、街頭改造,整個台北好不熱鬧。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或許是「設計、創意人」的生態與生活缺乏討論。又或許是,孕育這些人才、創意的「土壤」沒有被深掘。究竟什麼造就了台北的創新力?什麼讓台北獨一無二?什麼我們該珍惜、什麼又該改變?

我們希望透過「創意台北」專案,探討什麼原因讓這座城市的創意人才得以駐留、聚集,進而合作創造?

從多個角度看城市創意

國際上,衡量城市的「創意」一般常見的方式是用專利申請數、創意產業產值、學術論文或期刊發表數量等。這些指標有其道理,但與市民大眾感受有些距離。講到城市的創意,我們聯想到的可能更多是街巷裡的獨立書店、文創小店、老屋改造的工作室、民宿,或各式各樣的大小活動等。這些直觀的「氛圍」是不是也能作為衡量城市創意的指標?


本文章由CVI Civic Intelligence 提供。CVI是一間致力於空間數據與位置智能的公司,幫助企業做更好的商業決策。

一個在上海擁有超過300間門店的全球快餐品牌想要提升他們的早餐業務,CVI受委託,利用位置智能(Location Intelligence)進行分析研究,並協助其早餐策略的訂定。這個國際快餐品牌一直以來都是中、晚餐為主力,早餐則一直是該品牌不斷嘗試與迭代的業務。

近年來,因為線上消費習慣的轉變以及同業競爭越發激烈,該品牌不斷嘗試各種餐品與服務上的創新。除了現已上線的預點取餐,客戶也與我們分享了過去在零星門店實驗過的其他概念,包括預售餐卷、社區訂餐、移動餐車等,但都因為缺乏顯著的成效而沒有系統性的實施。

品牌方的訴求很簡單:告訴他們能提昇銷量的新想法。然而在CVI,我們更喜歡探究問題的本質。我們的假設是:過去嘗試過的概念不見得是無效的,而是因為試驗的門店地點不見得適用而導致成效不彰

在本篇案例中,我們將簡述CVI如何幫助品牌更細膩的理解現有門店網點,跳脫常規的企業內部分類方式如旗艦店、快捷店等,從門店所處的街區功能、區域交通、消費者行為等角度做分析。並將城市數據分析與人本設計(Human-centred Design)理念結合,幫助企業制定精細化、因地制宜的商業策略。

了解門店的位置與街區脈絡

回到我們的假設:該品牌先前嘗試的創意不見得無效,而是沒有在最合適的門店測試而導致成效不彰。我們了解到,連鎖品牌的創新與實施,經常是取決於門店或區域經理的主觀經驗。然而,在超過300間門店、各店的區位環境以及客群行為都有所不同的情況下,這樣高度仰賴主觀判斷、缺乏脈絡的試錯循環,對大體量的企業而言,並不是最聰明的方式。

門店周遭的各類興趣點示意:住宅、辦公樓、競爭對手、公共交通


如何用位置智能開展你的餐廳外送業務?

本文章是由CVI Civic Intelligence 提供。CVI是一間致力於空間數據與位置智能的公司,幫助企業做更好的商業決策。

位置智能 (location intelligence),即針對一特定問題,從地理位置數據中得到洞察的過程。 — Wikipedia

本文透過案例示範如何應用位置智能,幫助餐飲業者在外送平台興起的大環境下,有效利用外送服務,挑選合適店址,最大化自身業務。為了方便不熟悉中國外送服務的讀者,文章前部分有關於中國的外送環境簡述;若您是已熟悉外送服務的相關業者,則可直接跳至研究分析的部分。

中國的餐飲外賣趨勢

外送服務在中國已成為新的市場標準。據統計,2018有 340億美金的線上外送餐飲消費總額,並有10%的成長預估

外送服務的突飛猛進,除了因為中國的快速城市化和越發繁忙的都市生活和對便利的追求,也因為其領先的電子商務與消費習慣。中國可謂擁有最成熟的按需供給物流體系以及最熟悉行動應用的消費群體。

外送服務在中國已成為新的市場標準 Photo credit: Reuters.


註:原文刊登於 國土地理資訊系統電子期刊

看見以往看不見的城市

過去幾年從事都市設計,我發現最花心思的,不在於「設計」城市,而是「了解」城市。或者說,即使到了設計方案結束、建成、甚至身處其中,我們還是沒有真正了解城市,不了解城市裡的人如何移動、在哪裡、什麼時候做什麼事;不了解交通體系的交織運作;不了解為何一些地方吸引某些人、一些地方總是混亂、一些地方沒落衰敗、一些地方莫名熱鬧…。

聽起來很矛盾,若不了解城市,怎麼能替城市設計出好的方案呢?這其實也是我認為都市專業領域一直以來的瓶頸:我們沒有有效的工具,去剖析、理解城市這樣錯綜複雜、卻又與每個人息息相關的巨大有機體。

過去,我們規劃、設計城市的方式,百年來沒太大變化。我們的決策仍大量仰賴經驗法則、個人意志、美學基準、價值判斷、政治權衡,而始終缺乏科學性、開放性的理論或原則。工具的數位化,如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GIS),幫助了我們更好的整合資訊、提高效率,奠定了城市專業的數位基礎,但並未真正顛覆我們思考城市的方式。

人們一直對「人如何感知城市」感到好奇。左為六零年代Kevin Lynch的 <Image of City>,右為2015年Eric Fischer的 <Locals and Tourists>

直到近幾年因為全球的開放資料運動、公私部門與個人大數據快速累積成長、雲端計算與機器學習等技術普及,都市的領域開始有了更科學、更多元的探討方式。頂尖研究機構如MIT,開始透過數據分析、物理模型等方式,嘗試理解城市的複雜運作,使之成為一門「科學」[1];地圖服務商如Carto也主張傳統GIS產業將被淘汰,朝向應用更廣、更深的「位置智能(Location Intelligence)」領域發展;更不用說諸如IBM, SidewalkLabs等科技企業對「智慧城市」的主張,透過收集與運算城市大數據,達到提升城市治理的效果。

如今,過去許多無從窺探的城市面向,今天已能透過數據的採集與再現,呈現在世人面前。人與交通的流動、信息傳播、能源流轉,甚至到每個人私密的情感、性格、社交互動等「個人數位足跡」,這些過去看不見的城市內涵,現在都有機會被看見了。

但,看見了之後呢?

被打開的都市專業

如果只是看見過去無法被看見的,那充其量只是做到「資訊揭露」的作用。然而較佳者能達到「普及知識」的效果,較劣者則是單純奪人眼球的「獵奇」,或甚至有「錯用」訊息、「誤導」大眾的可能。

作為都市專業者,不該止步於揭露城市資訊,而是充分發揮新工具的潛力,更宏觀取得城市資訊後,以自身的專業加以解讀,並適當引入外部知識,將片面、零散的城市資訊串聯成「城市知識」。

城市資訊爆炸,提供給專業者的機會也在於透過數據創建更好的共同話語基礎。客觀的數據加上直觀的視覺化,能消泯過去因為行業知識落差、價值主張分歧、資訊不對稱造成的跨行業溝通門檻。此時,都市專業者的角色,會從過去被賦予較高權責、但相對封閉的「城市面貌形塑者」,轉為更為開放的「城市資訊轉譯者」以及媒合各方城市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的「城市行動協調者」。

此外,都市專業者也應更積極跨出傳統產業鏈,與更廣大的資本市場接軌。如同都市規劃師的Dan Hill 所說,當今社會推崇的創新與創業主流思維中,因為缺乏「城市視為公共財(City as Public Good)」的觀念(我稱之為「城市思維Urban Mindset」),因此造成了資源分配不公、剝削少數人利益而不自知。諸如Uber規避法律責任、各地城市造成行業反彈;AirBnB走租賃灰色地帶而在部分城市被列為非法、MoBike共享單車的大量投放造成人行道受阻、資源浪費;PokemonGo造成的瞬間人潮造成公共危險與擾民等,這些並非「市場失靈(Market Failure)」,而是「市政失靈 (Civic Failure)」。這些過去看似與都市專業者無關的創新商業模式,其實也是都市專業者應該涉入的領域。

Roy Lin

Designer, Urban Strategist, Architect.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